点击关闭

案件第一-熊猫大状”主要目的是为求助者提供第一时间法律援助

  • 时间:

【滴滴美团严重失信】

“守衛法律,維護公義。”一隻熊貓,身穿紅色披風,張開雙手,捍衛著身後這八個字。

蕭震然正在接受採訪出於一份正義感,更是出於一份責任感,11月11日,蕭震然在朋友圈中第一次公佈了組建“熊貓大狀”的想法。沒想到,他的召集一呼百應 。“短短三四天時間,就有100位法律人士加入了。”蕭震然說,“其實大家都憋著一股氣,有人振臂一呼,就‘水到渠成’了。”

香港“熊貓大狀”海報該團隊發起人蕭震然,今年34歲,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做律師已近10年。今夏以來,暴力不斷升級,暴徒打著“違法達義”的幌子衝擊法律底線,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愛國愛港人士求助無門,更讓他下定決心挺身而出。

為提高效率、杜絕騷擾,“熊貓大狀”已形成一套機制:求助人須通過發信息或致電提供個人基本資料,以防止暴徒騷擾熱線;前臺收集信息後,會轉接給法律行政人員瞭解案情;經分析後的案件分配給合適的律師,求助者會在1小時內收到初步法律意見。

“熊貓大狀”主要目的是為求助者提供第一時間法律援助。“這形同急救。”蕭震然解釋,“若被暴徒圍攻或因其他原因去到警署,能否第一時間得到法律意見、知道如何保護自己非常重要。”

蕭震然展示“熊貓大狀”海報蕭震然介紹,雖說香港法治體系健全,但老百姓(603883,股吧)要接觸法律意見非常困難——普通咨詢收費在5000港元左右,如請律師陪同進警署辦理保釋,花費在8000至10000港元。雖然特區政府有提供法律援助的服務,但是要排隊等候3個多月。

此前,有內地游客在旺角被黑衣暴徒殘忍圍毆,被鐵鎚、鐵鉤等致命武器毆打至重傷。蕭震然說,“熊貓大狀”目前正在跟進此案,“我們主要跟進三方面:一是警察對案件的調查,二是民事索償,三是申請政府援助。現正整理醫療報告,為日後警方的取證、民事索賠作相應準備。”

蕭震然表示,當事人存在很多顧慮,不願來港,“熊貓大狀”還專門派義工到深圳與其面談跟進。“以後來港配合警方調查,或者一些程序性的活兒,我們都會陪同協助。”

身為律師,蕭震然有著令人艷羡的高薪工作和美滿的家庭生活。而“熊貓大狀”卻打破了這份平靜,甚至事業和人身安全都會面臨一些未知的風險。“暴力不斷衝擊法治底線,必須有人站出來,讓違法之徒付出應有的代價。”蕭震然說,“有些事,不能因為困難就不去做。”

海報上的一串數字十分醒目:5名大律師、20名事務律師、27名法律行政人員、38名退休警務人員……這就是由100位愛國愛港人士組成的義工律師團隊,他們有個特別的名字——熊貓大狀。

蕭震然在辦公室工作對於“熊貓大狀”這個名字,蕭震然笑著說,這個概念是突然間“蹦”出來的。“熊貓的形象,會讓人一看就聯想到中國;‘大狀’(指大律師)在華語社區,是香港獨有的概念,所以選擇‘熊貓大狀’代表愛國愛港律師團。”

“弱勢群體遇上困難、求助無門的現象,我已經看得太多了。”蕭震然說,“這次風波中,不斷升級的暴力,針對香港警察及其家人、愛國人士、內地同胞,發生過多次襲擊。可是,違法之徒卻有諸如‘612基金’等基金支持,可以獲得法律援助,甚至逃避刑責。我不能袖手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