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行业技能-对于高危行业安全技能提升培训而言

  • 时间:

【靳东为儿子庆生】

原標題: 提升職工技能、落實企業責任 補齊高危行業安全短板

應急管理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等五部門近日聯合印發《關於高危行業領域安全技能提升行動計劃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我國高危行業從業人員整體素質如何?怎樣補齊高危行業職工安全素質的短板?有關部門負責人進行瞭解讀。

王曉君介紹,對於高危行業安全技能提升培訓而言,這意味著對於貧困勞動力、農民工、失業人員、殘疾人等群體,都可以享受免費職業培訓。職工培訓方面基本做到了政策普惠性和全覆蓋。

職工隊伍文化水平偏低。據統計,在我國危險化學品、煤礦、非煤礦山、金屬冶煉和煙花爆竹等5個行業約1800萬從業人員中,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比例達到34%,其中僅20%左右的人員接受過正規職業技能培訓,比全國平均水平低約10個百分點。

“傳統高危行業是基礎性產業,補齊從業人員安全技能短板是必須邁過去的坎。”裴文田表示,要利用職業技能提升行動的契機,通過嚴把新員工安全技能培訓關,重點開展班組長和特種作業人員的安全技能提升,將安全生產知識貫穿職業培訓全過程,以從源頭上防範遏制生產安全事故。

除企業之外,高危企業職工要想參加培訓也能享受補貼。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要從失業保險基金結餘中拿出1000億元,用於1500萬人次以上的職工技能培訓和轉崗轉業培訓。

大規模開展培訓是否會加重企業負擔,如何才能調動企業積極性,讓政策真正落地?人社部職業能力建設司副司長王曉君回應,《意見》在多方面給予政策支持。“宏觀層面,考慮各地物價水平和失業保險基金規模的差距,聯合制定具體培訓補貼條件和標準。企業層面,企業足額安排安全技能培訓資金,將享受相應稅收優惠。”

“企業是用人的主體,最清楚需要什麼人才、培訓什麼技能。”裴文田說,過去一些安全監管部門包辦企業一線從業人員安全技能培訓,有些授課內容脫離崗位操作環境、脫離現場風險和隱患,使培訓成了好聽不中用的“花架子”,講的都對但都不管用。

化工危險化學品、煤礦、非煤礦山、金屬冶煉等傳統高危行業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產業。但長期以來,較為嚴峻的安全形勢成為高危行業的發展之痛。

怎樣落實?高危企業享培訓資金稅收優惠,普惠政策支持職工培訓

“零基礎”務工人員占比高。在快速城鎮化過程中,一大批安全技能“零基礎”的進城務工人員成為產業工人,在高危行業從業人員中占比達到40%左右。特別是在小煤礦、小礦山、小化工企業,而這些小型企業事故占有關行業事故總量的80%以上。

針對煤礦企業,國家煤礦安監局行業安全基礎管理指導司有關負責人孫洪靈介紹,“下一步將推動加強煤礦企業與對口學校的校企聯合,大力推進訂單式培養、委托培養等,到2021年底,力爭煤礦企業要基本實現變招工為招生。”

為何培訓?從業人員安全技能不足,成為高危行業“發展之痛”

提升職工技能,落實企業責任補齊高危行業安全短板(政策解讀)

此外,企業是安全生產的責任主體,即使委托專業機構提供安全生產技術和管理服務,保證安全生產的責任仍由企業自身承擔。也就是說,企業安全培訓工作可以委托,但培訓到位的責任無法推脫,由此倒逼企業選擇高質量的培訓機構提供服務。

誰來培訓?以企業為培訓服務主體,以產教融合建立長效機制

《意見》提出,要鼓勵有能力的企業自主培訓,要求沒有能力的企業委托有能力的單位提供培訓定製服務。為什麼要將企業作為實施主體?

安全技能提升是一項長期工程。下一步將著眼於構建產業工人隊伍培養機制。在風險偏高的技能操作型崗位新招錄員工中推行企業新型學徒制,從根本上改變高危行業關鍵崗位招工機制。

對於自身沒有培訓能力的中小微企業而言,應該如何落實培訓?

根據《意見》,對於其他不具備能力的企業要委托有能力的企業或機構,提供長期、量身定製的培訓考核服務。對此,就要求受委托的機構必須走入企業,根據現場實際,有針對性地設計培訓考試內容,不能“一個通用課程打天下”。

安全培訓不到位。尤其是一些中小高危企業自身無培訓能力,又捨不得投入經費送出去培訓,不培訓、假培訓、低標準培訓的問題突出。

“當前,一些事故暴露出高危行業從業人員安全技能不足的短板。”應急管理部安全基礎司司長裴文田分析,其中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高危行業從業人員安全技能不足的短板有著長期積澱,隨著行業發展和工藝技術進步,需要持之以恆地抓下去。”裴文田說,長遠看,將根據高危行業產業轉型升級和安全發展需要,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的高素質產業工人隊伍。

為建立培訓長效機制,還將積極推動產業和教育融合。據瞭解,目前我國共有高職院校1418所、中職學校1.02萬所、技工學校2379所。要通過政策激勵,引導他們為高危行業安全技能培訓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