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脸谱丝绸之路-通过丝绸之路交流的物品在京剧中体现得也非常多

  • 时间:

【博古特数钱手势】

前段時間,我打算以絲綢之路為主題,借用京劇臉譜的形式,對絲綢之路的歷史、文化、名城、名人等進行藝術化的詮釋。於是我和李軍先生商量,把所有能想到的和絲綢之路有關的京劇都找出來(無論是仍在上演的還是已經失傳的),由我來搭建框架,整理文字;李軍先生去收集臉譜,有相關記載的就畫出來,沒有的,就從老前輩那裡和故紙堆中尋尋看。之後我再用書法,把這些臉譜與絲綢之路有關的知識題寫在畫上。書法不單單起到說明的作用,題字與臉譜形成構圖,具有多種美感。

絲綢之路上的世界文化遺產點,在“絲路百譜”中也有所涉及。比如絲綢之路歷史上的第二個繁盛期,即唐朝初年,唐太宗李世民擊敗了東突厥、吐谷渾,臣服漠南漠北;唐高宗又滅西突厥,收復西域,使絲綢之路再度興旺。這期間立下大功的是猛將薛仁貴,相關史實被編成《薛丁山徵西》,影響很大。

哪出戲里有孔雀呢?也是一齣老戲《百草山》,講的是山中旱魃化為王大娘煉缸,以御雷劫。缸後被巨靈神撞裂,王大娘覓人補缸。觀音遣土地化作鋦缸匠,假作鋦補,打碎其缸。旱魃惱怒欲加害,觀音令百草山三鳥斬除旱魃。孔雀名“孔宣”,為三鳥之首。

《萬獸陣》的故事在種種文獻中流傳下來,但其劇目早已失傳了,所以這張摹自《偶虹室秘藏臉譜集》的臉譜是翁偶虹先生的獨傳秘譜,彌足珍貴。

通過絲綢之路交流的物品在京劇中體現得也非常多,絲綢、戰馬、大象、造紙……暫且舉個“孔雀”的例子吧。

又比如在絲綢之路的歷史地理這一章節,我按時間和空間的順序,從絲綢之路的開端、興盛到衰落,都找到了相對應的京劇劇目。以《玉門關》這出戲為例:

這出戲里的花臉,也就是臉上需要勾畫臉譜的是誰呢?鄯善國王。他揉“紅老臉”,白筆勾畫出面上紋理,畫出年老番王之相。還有鄯善國的大將烏來代,勾“黑花臉”,花眉垂眼,顯出凶武之貌。這兩個臉譜都是李軍先生收藏多年的錦雲軒藏譜。

講完歷史,再說這出戲。《玉門關》的劇情是漢朝的班超投筆從戎,率領三十六騎出使鄯善國,匈奴的使者脅迫鄯善背叛漢朝,並欲趁夜刺殺班超。班超識破姦計,計斬匈奴大將,威伏鄯善國王歸附漢朝。

說乾就乾。我們齊心協力,用兩個月的時間,分別累病了一次,居然把這項“偉大”的事業完成了。一百張臉譜,六十九出老戲,是為“絲路百譜”。整體看下來,自我感覺,還是挺不容易的!

班超平定的第一個西域古國是鄯善。鄯善本名樓蘭,在古代絲綢之路上占有極為重要的位置,扼“絲路”之要衝。如今這裡只留下一片廢墟遺跡,即舉世聞名的樓蘭古城。

這個“明駝大仙”源自哪出戲呢?《萬獸陣》。這是清宮舊戲,說的是仙人黃石公的弟子白慶去五虎台採藥時,被妖王抓住,黃石公前往相救,妖王召百獸精怪布萬獸大陣,黃石公破陣。

以上說的是絲綢之路和京劇劇目的關係,那臉譜的情況呢?“明駝大仙”勾的譜叫“金額紫膛象形臉”。象形臉是京劇臉譜中的一類,講究既要像這種動物,又要有適當的藝術處理和誇張,這樣,讀者不僅能直接看到臉譜,還能對臉譜中的種種講究有所瞭解。

鄯善王與烏來代明駝大仙徐德亮絲綢之路是東方與西方進行經濟、政治、文化交流的主要道路,其影響涵蓋各個領域,內容豐富有趣,但一般讀者對此所知甚少。因而用一種獨特的視角講述“絲路”故事,讓更多人深入瞭解絲綢之路,並對絲綢之路心生敬畏,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

以絲綢之路為線穿出一掛臉譜明珠,以臉譜為點繪出一幅“絲路”百科。李軍先生精研京劇文化,擅長臉譜繪製;我對文學歷史略有所知,傳講古典文化頗有心得,書法也算自幼臨池——“絲路百譜”應是有可觀之處的。

青年臉譜畫家李軍,是著名戲曲作家、理論家翁偶虹先生的再傳弟子,也是京劇臉譜藝術在當下重要的繼承者之一。他不僅從師名家,掌握一大批絕戲、老戲的秘譜,也通過研究歷史、走訪老前輩,繼續發掘老譜。

孔宣,勾畫“綠象形臉”,鳥眼鳥喙,金碧輝煌,整體做展翅孔雀形象。這個臉譜得來不易,是李軍摹京劇前輩汪鑫福的譜式。

京劇里就有一齣老戲《鎖陽城》,又稱《鎖陽關》,講的是薛仁貴保御駕西征,被敵兵大元帥蘇寶童圍困在鎖陽關,程咬金回朝搬兵,貼榜招賢。薛子丁山,之前於汾河灣射雁時被父誤傷,為王敖老祖救去,學得全身武藝,今已長成,又值父難,遂奉師命下山揭榜,掛帥徵西,兵進鎖陽城。

這出戲里的花臉是蘇寶童,他的臉譜是“黑碎臉”,以示醜而剛猛。而且這張臉譜在其他戲中,可與喪門星的臉譜通用。還有一個主要角色也需要勾臉,那就是程咬金。他要揉“綠色老臉”,淡綠揉臉,淡化當年的臉譜本色;勾白眉子,白紋理,臉蛋和印堂塗粉,表明他雖是年邁之人,但紅光滿面,精神矍鑠。這都是李軍摹他師父傅學斌先生的譜式。

古時我國便流傳著孔雀的傳說,而史有明文,至張騫通西域,產自西域的孔雀才傳入中原地區,西域某些國王更是將孔雀屏羽作為珍貴物品大量進貢。

王莽時期和東漢初期,西域的大部分地區被北匈奴控制,至漢明帝中期,匈奴大規模進攻漢朝,漢朝開始發動對匈奴的戰爭。班超投筆從戎,又奉命出使西域,在三十一年時間里,平定了西域五十多個國家,恢復了絲綢之路,促進了中國同中亞、西亞各國的交流。

比如“絲路第一譜”是“明駝大仙”。明駝是我國古代北方少數民族文化傳說中一種神駿靈異的駱駝,《木蘭詩》中有“願借明駝千里足,送兒還故鄉”的句子。而有“沙漠之舟”之稱的駱駝是絲綢之路上最重要的交通和運輸工具,沒有駱駝,就沒有絲綢之路的興旺。茫茫沙漠,駝鈴聲聲,這是絲綢之路最著名的文化符號,故而將它定為“絲路第一譜”。

玉門關始置於漢武帝開通西域道路、設置河西四郡之時,因西域輸入玉石時取道於此而得名,這裡是通往西域各地的門戶,為重要的軍事關隘。玉門關故址在今甘肅敦煌西北小方盤城,現在是旅游勝地。

鎖陽城原名“苦峪城”,遺址位於瓜州縣,在漢代是敦煌郡冥安縣治所,在唐代為瓜州郡,後歷經戰亂,明王室閉關後遭廢棄。古時的鎖陽城是酒泉郡與西域聯繫的紐帶,絲綢之路咽喉上的一大古城。現如今,鎖陽城遺址是集古城址、古墓葬、古墾區等為一體的古文化遺存地,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這裡的古代軍事防禦系統和烽燧信息傳遞系統,是我國保存最完好的典型範本。

我在研究中發現,雖然京劇形成於北京,但它對兩千多年曆史的絲綢之路,有著相當多的展示和反映。如果按時間和空間的維度來走,絲綢之路上重要的時間節點、重要的城市或地區,甚至是世界文化遺產點,包括人們的交往和交流行為,都在京劇中有所體現。

孔雀,古稱“孔爵”、“孔鳥”。孔雀通身有翡翠般的羽毛,華麗動人,歷來是十分珍貴的裝飾品。此外在宋代以前,就已有孔雀入藥的記載。明清時期用孔雀屏羽製作頂戴“花翎”,以“眼”的多寡來區別官階等級,所謂“眼”,即指翎毛尾梢的彩色斑紋,三眼最為高貴。

作為中國傳統戲曲的突出代表,京劇在近些年來遇到了新的挑戰,普通觀眾,尤其是年輕人,對京劇地瞭解很有限,京劇的美亟待通過更現代、更時尚的方式傳播開來。京劇臉譜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京劇臉譜既是傳統戲曲的一部分,又可以作為繪畫藝術獨立存在,數百年傳統、千萬種人物,蔚為大觀、美不勝收。伴隨大量老劇目的失傳和流派的弱化,很多傳統臉譜都消失了,如果能有年輕一代研究者鉤沉探絕,成系統地整理一些失傳的秘譜,也算是功德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