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证券计划-九州证券未能证明王继哲为公司主要决策人或负责人

  • 时间:

【郑爽抹胸纱裙】

第二,在項目責任已由行政機關認定,項目損失已經實際發生,項目組人員已經確認。

法院最終宣佈,駁回這家不要臉券商的全部訴訟請求!!且為終審判決,不得上訴!!

而金銀島開往金銀財富的艦艇卻在2016年前後遭遇了風浪,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7.3億元,利潤總額1.35億元,凈利潤1.18億元。而金銀島的負債風險卻陡然升高。其2016年短期借款從2500萬元暴增至11.79億元。2016年底,金銀島網絡合計負債高達近13億元。其中流動負債超90%。金銀島系全線爆雷,圈走近40億資金,賬戶卻只剩四五百萬金銀島在事發後被查封,如今早已人去樓空,小債中午又去金銀島辦公地跑了一趟,試圖瞭解更多情況。

同時,九州證券更是將該名員工告上法庭。

第一,九州證券主張因王繼哲工作失誤,公司被監管部門採取停業整頓的監管措施,給公司產生不良影響,並產生經濟損失,其提交《關於對九州證券採取暫停開展新的資產管理業務六個月措施的決定》未顯示與王繼哲工作存在直接關係,且該項目在實施過程中包含領導決策、銷售推廣、制度落實等各方面,若僅由個體員工承擔全部公司風險和責任,顯失公平,公司的運營過程系各個機構集體共同決策、實施,不能簡單推卸為由某員工獨自承擔。九州證券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該項目系王繼哲個人決策行為。

警方對金聯儲立案為集資詐騙,金聯儲資金投向資金鏈金融,種種線索捋下來,除了金銀島業務發展過程中的風險控制缺位、資金流動性補充不足,金銀島更大問題或指向業務規模與增速的協調、金融欺詐等風險。

曾承諾不跑路的金銀島實控人王宇宏已在8月2日晚前往美國,金銀島旗下P2P平臺金聯儲遭遇兌付危機一事,在p2p圈內早已沸沸揚揚。金聯儲是金銀島產業互聯網業務向個人的借款的金融平臺,資金最終流向為煤礦、焦炭、鐵礦等倉單和債權,合計超過25億元。其中占比最大的是山西五個焦煤煤礦的煤炭倉單及債權,占比超過70%以上。金聯儲爆雷,涉及投資者3萬多人、圈走資金超25億元。加上違約的資管計劃和在違約路上的資管計劃,涉及資金達到近40億元。據投友與朝陽經偵的溝通,已對金聯儲立案偵查,案由為集資詐騙,目前金銀島與金聯儲的十多個賬戶中,只有四五百萬的資金。

九州證券曾宣佈:因王繼哲嚴重工作失職,公司被監管部門採取停業整頓的監管措施,給公司造成巨大不良影響、巨額經濟損失!!故要求王繼哲賠償經濟損失,並退還已發放項目獎金及其他合理費用支出,合計約3.37億元。

王宇宏的互聯網夢想與金銀島的供應鏈伊甸園

第三,九州證券未能證明王繼哲為公司主要決策人或負責人,亦未能提交雙方約定或向王繼哲送達並公示的制度規定,即項目出現問題應當解除勞動關係或退還已發放項目獎金的依據。

金銀島曾是我國產業互聯網新秀,主營大宗產品交易和供應鏈金融。8月初,金銀島資金鏈斷裂,旗下互聯網金融平臺亦發生爆雷事件,金銀島系全線潰敗。關於兌付的解決,九州證券內部希望由九鼎集團出面兜底。九州證券曾口頭表示,後期對標的公司資產處置若不順利,將由控股股東九鼎集團剛性兌付。具體方式為,未來兩年按照10%、30%、60%的比例分三期進行兜底。

附:九州證券2.9億資管計劃爆雷

8月30日,金銀島所在的樓層的所有物品被清理了出去,堆成了小山。物業人員告訴小債,金銀島被查封得急,很多辦公物品都沒收拾。牆上的LOGO牌、導示牌被悉數拆下,目前辦公樓層已經在另尋租戶。金銀島事發突然,目前也引來了房東前來交涉。

九州證券發行的兩期資管產品共計2.9億元無法兌付。這兩期資管計劃為“九州瀚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一期)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二期),兩期資管計劃資金通過認購“中航信托天啟(2017)310號金銀島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優先級份額後,最終投向金銀島(北京)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銀島”)的融資。其中,一期成立於2017年7月,總成立規模1.92億,存續期為1年。2017年9月成立第二期,總規模1億元,存續期也是1年。收益基準8%。該集合計劃一期本應於2018年7月26日進行清算分配,由於截至目前金銀島僅向信托計劃支付500萬人民幣,未能按期支付剩餘款項,該計劃無法完成清算,已構成實質逾期。

金銀島是主營大宗產品的產業互聯網交易平臺,其成立於2004年,公司業務覆蓋石油、煤炭、礦石、有色金屬、鋼鐵等10餘個大宗產品種類,擁有超過120多萬家企業用戶,平臺GMV超過1000億元,產業鏈金融累計投放近600億元。王宇宏17歲考入北大,學習心理學專業。1992年下海經商,97時創辦了北京最大的電子商務網——北京商業增值網,2004年轉型創辦了產業互聯網平臺金銀島。

第二,九州證券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公司被監管部門採取停業整頓的監管措施以及公司經濟損失是由王繼哲工作失誤直接導致,即未能證明公司損失與王繼哲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係。

李逵變李鬼,供應鏈金融違約後變信用貸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全景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法院怎麼看的呢?2019年11月,二審法院隆重對這家券商啪啪打臉:

金銀島董事長王宇宏有一個“互聯網夢”,他稱,互聯網下半場將會是產業互聯網時代。電子商務未來有兩個方向:一是消費品,一是大宗商品。淘寶做了前者,及大眾消費品,王宇宏要做的就是後者,依托大宗商品的產業互聯網。09年開始,金銀島與建設銀行(601939,股吧)展開密切合作,借助建行互聯網合作,金銀島因此實現了信息流、資金流、物流的“三流合一”,形成了產業鏈閉環。後實現與建設銀行總行、工行總行、廣發銀行、招商銀行(600036,股吧)、宏源證券、中信信托等多家金融機構實現了系統對接。金銀島在投資機構眼中,是互聯網產業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前途無量。

事情始末這件事情的根源,還要追溯到2017年。當時,九州證券成立了九州瀚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資產管理計劃,規模分別為1.92億元和1億元,存續期均為1年。上述資金投資於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的優先級份額,信托資金主要用於為金銀島提供融資。但是,金銀島資金流動性出現問題,企業經營出現困難,導致出現資金不能到期兌付的情況,造成違約,導致上述集合資管計劃未能按時清算。直到事發之後,九州瀚海系列的投資者們才知道,推介材料中的底層資產從“供應鏈金融”變成了“信用貸”,原先承諾的風控措施也無一生效!而幾次三番給出的兌付方案也無法接受,最終導致了衝突步步升級!2018年11月,青海證監局發佈了對九州證券的處罰,九州證券在在管理九州瀚海系列資產管理計划過程中存在以下行為:一、宣傳推介不規範:公司銷售推介行為不規範;個別客戶經理在向客戶宣傳推介時,宣傳保本保收益。二、產品管理不到位:1、盡職調查不到位,未充分評估投資風險;2、對資金管控不到位;3、對投後資產管控不到位;4、風控措施的履約擔保不到位。三、信息披露不及時。四、處置信訪、投訴不得當。因此,暫停九州證券暫停開展資產管理業務六個月(資產證券化業務除外)。與此同時,青海證監局也表示,時任公司資產管理業務分管副總經理、負責該項業務的高級管理人員對此負有責任。

九州證券的前職員:王繼哲萬萬沒想到的是,竟然因為在公司做了一個項目,要賠償單位3億損失!!

戲劇性的是,投資人在購買之前,九州證券在推介和宣傳中突出該資管產品的供應鏈金融優勢,而時隔一年發生違約後,卻被告知是信用貸款。誤導不僅發生在投資者身上,還發生在了員工身上。據小債調查,九州證券某前員工對公司總部的培訓和違約後的做法表示憤懣。公司在員工和投資者宣傳中均大力推介供應鏈金融屬性,而實際上卻沒有明確的合同條款來框定這一風控保證。但令員工不解的是,公司總部高層為什麼要“欺瞞”自家員工,在培訓中肯定這一風控措施的存在並強化認知。投資者更是表示,路演文件和推介資料均介紹產品為供應鏈金融,投資者深信不疑。而違約後,口徑就突然變了,甚至多次更改說法,自己的投資就這樣變得不明不白。據九州證券稱,在出事前一個月發現苗頭,率先其他金融機構採取行動。此次金銀島資金鏈危機,除了九州證券,還有多家金融機構踩雷。2016年下半年開始,金銀島及下屬子公司也向多家機構尋求募資,設立了多個資管產品。據小債不完全統計,所涉及資管產品超3只,募集資金超7億元。這些資管計劃有的還沒有到期,有的是在爆雷前後兌付,大概率都要違約。踩雷機構包括國投瑞銀資本、圓融通資管、上海財通資管等多個金融機構。

九州證券曾直言:第一:本案時間軸清晰,雙方責任明確。案件事實清楚,王繼哲作為項目組負責人,應就項目損失承擔賠償責任!